您的位置: 承德信息港 > 时尚

牧仙志 百七十三章 送君十里

发布时间:2019-09-25 15:33:33

牧仙志 百七十三章 送君十里

师兄弟二人,喝酒开心,吃肉开胃。谈天论道,笑聊风花雪月,无话不聊,直至翌日蒙晨。

太阳才露尖尖角,朝霞已将天际染得潮气蓬勃。道光,正好照射在道牧所在的这面山。师兄弟二人沐浴在晨光之中,体内喷涌出的精气,化作奇异霞瑞,与晨光相得映彰。

莫归海轻叹一起,遂起身告辞。道牧没多留,送莫归海出门,看着莫归海消失在山道尽头,这才转身回院落。

酒已喝光,肉已吃完,只剩狼藉一片。藤蔓亦还生机盎然,葱葱郁郁。道牧伸出右掌,对着面前藤海,大喝一声,“收!”

一阵剧烈,叮叮咣咣响,藤蔓将所有废物尽数囊括成球,大若水缸。

“焚。”藤球应声化火球,风绕火球助燃,风火大势起,呼呼咧咧,响个不停。

十数息不到,藤球烧成灰烟,随风飘逝

牧仙志  百七十三章 送君十里

。道牧再挥手,残余焦气酒味,一扫而空。

道牧正准备出门拜访李慧雯,屋外又传来动静,开门一看,竟是李慧雯。

李慧雯笑容微凝,见道牧一身整洁打扮,离意很浓,“准备出门?”觉得自己来得不是时候。

“嗯。”道牧点头应声,做一请姿,又道,“小道正准备出门,同你辞别过后。回趟牧剑山,聆听师命。”

李慧雯闻言,仙容再次焕光,恬静细语,为自己这几日怠慢道歉。道牧立马道,仙子无需太客气,遂将李慧雯请入屋。

路上,李慧雯疑惑道牧这些天,也没个动静。她曾一度以为道牧离开奕剑山,或者遭遇不测。奈何,当时李慧雯挪不开脚。

道牧坦言自己昏睡几日,且清醒过后,一顿烧烤之际,莫归海便来,跟他酣谈一宿。

两把仙剑亮寒芒,李青古驾驭一把,莫归海驾驭一把。奕剑门雷厉风行,快狠准的将莫家千年布局的根基,连根剔除。

“消息传到织女星,只怕莫家人不会让你们好过。”道牧右手翻开,竟是两串原生牧种篆刻成的精美手链,“我亲手篆刻的手链,予你一串,当你寻到你姐,予她一串。”

“现在还赠手链,这般俗套。”话虽如此,只道是普通的灵宝手链,李慧雯欣然接过手链,手掌下沉,敲在桌面上,“你这恶作剧,不好笑。”

手链入手沉甸甸,一串足有数十斤重,手感却很舒服温润,李慧雯认为道牧在做恶作剧。

“每串手链,十九颗珠子,皆是我以荆棘女皇的丝篆刻过的原生牧种。”道牧指点珠子,让李慧雯细看上面纹路,说明这纹络是给她们其他修行者使用的转化符阵。

道牧尴尬的地方是无法鉴别其中蕴含的牧术,心觉该是花山主她们这类才能鉴别。道牧又以自己不久前的遭遇为例,“牧无定法,道由心生。”

李慧雯双手轻微颤抖,两串手链,共三十八颗原生牧种,亿万斤灵石都无法换取。整个牧星山的门派全都把原生牧种聚在一起,也不会过五十颗。

如此重礼,李慧雯怎心安理得收下。道牧笑道,当是给她姐妹二人聘礼,他本是想说“都不过是我和阿萌吃剩下的果核。”

李慧雯娇嗔,呵斥道牧想得美,原生牧种虽稀奇,但也比得上她姐妹二人。

让道牧别自作多情,收下她李慧雯就难比登天,收下她姐姐李雯诗,难比登仙。同时收下她姐妹二人,白日做梦,痴心妄想。

道牧抿嘴耸肩,道是未来的事情,谁人能懂。再三嘱咐,莫把原生牧种看得太重,生命危急时刻,立马唤醒原生牧种逃脱,没有什么比人更重要。

“牧剑山特产?”见道牧毫不在意的样子,李慧雯心中猜疑。牧苍能给道牧留下多少遗产,牧星镇更不可能有,织天府也就一小撮人待见道牧。

牧剑山,这个只闻其名,不知其地的秘境。奕剑门没几人知道牧剑山,多是肖万长给众人描绘道牧的师尊多么恐怖,仅此而已。

“此次归山回门,就是请罪。我早已做好,被师尊吊在先贤灵位前,痛打的心理准备。”道牧抿嘴淡笑,面冷心不傻。

李慧雯面露忧色,“你该拿这两串收敛回去,跟老仙人回报邀功。”说着,掏出手链,退还给道牧。

道牧将李慧雯推过来的手给挡住,“师尊若晓得,我赠予你姐妹二人,怕是也没那么生气。”

道牧好说歹说,好一阵子。李慧雯这才将信将疑,有些扭捏犹豫,终是手链收下。

其实,李慧雯今日来此,还有一个原因。斗星道人,强烈要收道牧为徒,若非斗星道人此刻脱不了身,定会亲临。

她不知道牧剑山有多厉害,又有多破落,还是多么神秘,连斗星道人也不晓得。若要道牧叛离牧剑山,拜入奕星门,以斗星道人为师,定是不可能。

遂,李慧雯打着自家师尊的名义,实行的却是私事。

道牧本欲辞别之后,便回牧剑山,李慧雯自己来访,以致道牧又留半日。随送李慧雯离去,道牧亦准备趁着人海集聚一处,悄然离开。

才迈开没几步,随风飘来一阵熟悉的水仙花香,顺着香气望去,便见肖菁菁迎面走来,她一脸淡冷模样,使得道牧看不出是偶遇,还是恁地。

“我来送你下山。”百丈外的距离,肖菁菁走三步即道牧身前,“没想过拜斗星道人为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织天府指标太少,且以你性格,想要飞升织女星,拜入祝织山,着实不易。”

“爹妈尸骨未寒,家姐生死不明,怎能安心苟且偷生。”道牧闻言,不知为何,忍不住笑出灿烂。那笑容好似十三岁生日,牧家遭劫前,那般纯真无邪。“何况,牧星镇遭灭顶大劫,我岂能独善其身。”

“活着,才是的勇气。不就是为更好力?”路上行人不绝,大半跟肖菁菁打招呼,可此刻肖菁菁眼里只有一人,他人皆被华丽无视。

“正是如此,死了倒好,一了百了。干了一碗孟婆汤,了却一切前孽。”道牧的笑容不再灿烂,有点干涩。脸上的阳光很快没了,人又恢复那淡漠样儿。

道牧二人不再说话,就这么一直走下山,直至山麓。肖菁菁站于一块台阶上,“送君十里,终是有别。”

“此次别过,且不知未来,可还有机会相见。”道牧掏出一婴儿巴掌大小的粗布袋,递给肖菁菁,“小道没什么大本事,布袋中的藤种,为小道亲自栽下,收割,炼制。”

“若非我亲临,你怕是要不辞而别。”肖菁菁抿嘴冷笑,粗布袋在玉掌上掂量,“更别说这一小袋藤种。”

道牧淡淡一笑,并没正面回答肖菁菁的话,对肖菁菁行一礼,道一声“后会有期”,遂转头离去。

一人一兽,晃晃悠悠走向奕剑城。肖菁菁目送道牧,直至林间尽头,方才转身上山。

道牧阿萌方至城门,就见一抹艳紫袅娜门下,惹得过路行人,或是驻步观望,或细声议论,人流比以往大不少。

“甯仙子还活着,且活色生香,小道倍感欣慰。”众目睽睽之下,道牧亦不避嫌,径直走向莫甯,细嗅蔷薇,赞叹啧啧,“甯仙子化作一块望夫石,期盼之人,怕不正是道某人?”

“托公子的福,妾身还活着。”莫甯随道牧而行,无视路人或怪异,或怨恨,或嗤笑,或羞惭,等百态目光,“奕剑门的动作的确狠,莫家千年布局,毁于一旦。不过,此次对妾身没太大影响,莫家比你想象中,要大要恐怖。”

“你是说上面那个本家?”道牧挥指天际一颗轮廓如月的大盘,那是银河彼岸,与牵牛星隔河相望的织女星。道牧亦愣一下,目波荡漾,若有所悟,“甯仙子,你的志向好大。”

“妾身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配得上公子。”莫甯掩嘴娇笑,如若狐媚勾魂,勾得大半路人,石化原地,“世界上,还有什么比征服心悦的男人,更有趣的呢?”

道牧听得浑身酥麻,打了个哆嗦,“承蒙甯仙子厚爱。”而后,道牧询问莫甯来意,莫甯却道是想陪着道牧走走,仅此而已。

莫甯反问道牧路去何方,道牧坦言要回一趟牧剑山,莫甯便要带道牧去奕剑门的传送台。道牧却阻止莫甯,让莫甯带他去附近有深不见底的峡谷的地方。

莫甯顿时犯难,想来想去,总算是想到一处。除了奕剑城,一路直上数千里,爬山过河,如履平地。

二人来到一处戈壁滩,一条大裂谷如大地的创口,不见两端尽头。风呼呼不绝,草团随风滚动,时不时掀起漫天尘涛。

较于沙漠尘暴,戈壁滩的风暴,实打实的疼痛。那一颗颗小石粒,如同钢针。恶劣的环境下,毫无生机。

“作甚?”莫甯见道牧跃跃欲跳,连忙开口问道。

“甯仙子,你我就此别过,。”话落,道牧纵身跃下,阿萌紧跟其后,“后会有期。”道牧猛地转身,扔出一匝荆棘。

“哎!”莫甯稳稳接过荆棘,低头再看,道牧已坠入云海,阿萌亦没了踪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全本版阅读址:m.

吉林治疗阴道炎医院
吉林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吉林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吉林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吉林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