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承德信息港 > 时尚

神明自救系统 第四十一章 再见了

发布时间:2019-10-13 08:41:34

神明自救系统 第四十一章 再见了

客厅内,木照灵跟林清雨面对面坐着。

两人都不说话,同样都面无表情,林清雨冷冷清清地看着木照灵,而木照灵则是双眼迷离

,一副大脑放空没思考的样子。

没有第三者在身边,或者说需要木照灵管的人在身边,少了个碍事的,木照灵自然可以跟着感觉走。于是乎,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小眼放空空,对视半个多小时就是不说一句话。

终于,林清雨忍不住开口了。要是换个人被她这样盯着早就浑身难受,把一切都老老实实给交代了,然而她遇到的是木照灵,一个从肉体到灵魂都是各种意义上不得了的存在。

“说,你们怎么认识的。”林清雨那陈述句一样的问话。

作为祖宗级别的老狐狸,老奸巨猾的木照灵知道,就算他解释得再感人,他也不可能大晚上跑出去陪刘锐卖唱了。两人的恐怕很难再有交集,而且很有可能再交集几次,就得道别了。所以他现在也没必要把故事说得怎么感人怎么深情,况且,林清雨可不像刘锐那样好骗。

“我看到他趴在地上睡觉,一动不动的,就跑过去叫醒他。”木照灵观察着林清雨的脸色变化。

毫无变化。木照灵接着说道,“怎么叫也叫不醒,我觉得他一定是饿得睡着了。于是就去买包子给他吃。”

“叔叔说他是流浪汉,以前是弹吉他唱歌的。所以我就让他弹吉他卖唱,这样的话就有钱了,就可以自己买包子吃。”

嗯,避开了一堆敏感点,又简单地说了两人的事。然而木照灵可不认为这样简单就能蒙混过去,小脑袋转动着,对付林清雨得严正以待。

林清雨果真不是像刘锐那样的一般角色,她依旧面无表情,依旧冷眼看着木照灵。

“吉他怎么来的?”果然,林清雨开始拷问木照灵。

“我买的…”

“谁给的钱?”

“我的…”

“为什么要买?”

“弹吉他唱歌…”

“谁叫你买的?”

“我自己买的…”

“是不是他让你买的?”

“不是。”

阶段性拷问结束。两人又陷入一阵沉默。

大眼瞪小眼,林清雨眼神清冷,木照灵眼睛水汪汪,扑闪扑闪,开始无声地卖萌。虽然这样软化不了林清雨,但至少能唤起对方的一丝良知…不要欺负小孩子……

林清雨在思索着他们两之间的利害关系,一个是流浪汉,一个是超可爱的小孩子,陌生的两个人能整到一块,一般人都会把流浪汉往不好的方面上去想吧。

但是林清雨也不否定,在流浪汉之中可能会存有好心人,而且还不一定是少数。只是,这个群体,那样的地位,注定了不会有所谓‘平等’的目光对待。就算林清雨心中清楚戴有色眼镜是不对的,但是这牵扯到了她身边的人,不由得她往坏处想。做好糟糕的打算,才能让意外不那么意外。

“为什么这么晚了还出去,他为什么不阻止你。”这两个问题很关键,牵扯到七岁小孩深夜独自外出到底为何,以及流浪汉到底是何居心。

“叔叔一个人会很孤独的。有我在的话他会开心一点。”如果没必要,木照灵真不想扯这些玩意,虚情假意说得连自己都讨厌。

想了想,木照灵又加了句,“而且叔叔会跟我分红,好多钱的。”小孩子的把戏,可以混淆对方的思考。

交代完毕,又陷入例行的沉默。林清雨整合了一下信息,大概就是善良的小孩遇到了饥饿的流浪汉,然后小孩善心大发,一路帮了下去,而流浪汉也非常喜欢这个小孩,每晚出来陪他,安抚他伤痕累累的心灵。

再结合自己之前带走木照灵时看到的,那一副仿佛‘天塌了’‘失去了一切’的模样。林清雨大概知道对方可能真的没有恶意。像木照灵这么可爱,这么善良的一个人,没有人会讨厌的。

林清雨看着木照灵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久久不语。

这样的萌物,哪个家伙会忍心伤害?

这样一想,林清雨便也释然,再说事情已经过去了,重要的是以后。

“以后不许再去了!”

“哦。”木照灵装出一脸不甘心的样子。

于此,此事件圆满告终。

“等等,从今天开始,我会搬来跟你住。”林清雨很不放心木照灵一个人生活,她觉得搬过来现场监控对方比较安全。

“诶!?”这当真是糟了个糕。木照灵以后再也不能踹着大将肆意看漫画书了。

大将的福音…

………

另一边,此事的受害者,刘锐。

哀莫大于心死,这句话可以形容遇到木照灵之前的刘锐。

而今他是有心的,有感情的,心如花枯瓣瓣谢,念及处,满目悲怆。这并不哀,却比心死难受。

他脸朝下,趴在地面上,地上那一滩未干的水迹印证着这个男人的悲怆。这没什么可取笑的,比一场有关人生的大雨更难得的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哭得稀里哗啦。

成长是件很痛苦的事,破茧重生尤为甚!

他一动不动,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或者,没人知道他是否还在想。任凭斗转星移,随他云移风动,刘锐就那样躺着,直至日上三竿。

他起来了,脸上尽是憔悴,非常疲惫,他还沉浸在那份悲伤之中,但是,悲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时间也是,时间会推着人走,走的路轻松也糟糕。

他刘锐,想要一个好结果,一个不让木照灵失望的好结果。尽管心如刀割,满是伤口,但他还是强迫着自己,去买几个包子,去买一瓶水,再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等待天色渐晚。

………

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今天木照灵依旧表现得跟个没事人一样。或者说,对他而言,只有牵扯上有关的事情的时候,他才会有所表现吧。

跟往常一样,一样的怪异水果粥,一样的高冷学校生活,然后,一样的放学了。

冥冥之中,木照灵便已预感到今天会发生什么。当他走出校门的那一刻,他便见着了不远处,站在路口的刘锐。他知道,今天,这个任务,与这个人的故事,统统都将结束。

见木照灵望着他,刘锐便招手示意,他做着口型,并没有出声。但木照灵知道,刘锐是在喊他的名字。

木照灵小跑过去,拉着刘锐的手,很高兴的样子,“叔叔,你怎么来了?”

此时刘锐满脸沧桑,他笑了笑,“当然是想照灵了。”

那笑容包含了太多太多。

木照灵明白,这时候不该笑,“叔叔对不起啊,昨天姐姐吓着你了吧?”

刘锐还是笑着,他摸了摸木照灵的小脑袋,“没有的事。”

“叔叔今天是来跟你告别的。”

“告别?”木照灵有些愕然的样子,“叔叔你要去哪里?”

“我啊,我要去追寻自己的人生,我要去当一个歌手,就是那个,明星啊,到时候你就可以天天在电视上看到我了哦。”刘锐还是笑着。

木照灵一愣,大眼睛显得天真无邪,他看着刘锐,有些伤心地说道,“那以后是不是再也见不着叔叔了?”

“怎么会呢,小照灵可以在电视上见着叔叔。”刘锐的话语很温柔,一如那笑脸,包含了太多沉重。

分别的时候必须舍得,离去不得有太多温存。

“小照灵以后一定要好好读书,然后好好学习灵术,做一个灵术师,像你姐姐一样……”

“还有,记得不要太贪玩,晚上不要再一个人往外跑了,很危险的…”

……

刘锐又叮嘱了一大堆。直到木照灵变得双眼飘忽才停下,说再多都是废话,他也觉得自己啰嗦了。

“哦,哦,叔叔也要小心。”

刘锐伸出手,放在木照灵小脑袋上,摸了摸,然后宠溺地一笑,“那么,小照灵,真的真的,要再见了喽。”

木照灵紧紧地盯着刘锐,“嗯,叔叔,再见。”

平平淡淡,并没有什么痛哭流涕的告别,两人之间的告别,就像是今天说再见,明天便能再相见一般,平平且淡淡。

然而真能如此平淡就好了。刘锐转身离开,没走两步,眼泪便止不住从眼眶里冒出,顺着脸颊,从下巴滴落,然后被衣服吸收。他没出声,幸好,小照灵看不到。

木照灵当然是知道的。这个男人,这个流浪汉,流浪了这么久,终于要走自己的路了。脑中闪过这大半个月来跟他接触的画面,要说神仙无情那都是骗人的,他至少还是有那么一点,觉得刘锐这个凡人真不错。

一念及此,木照灵便大声喊道:“叔叔!一定要吃饱饭!只要吃饱肚子的话,一定会幸福的!”

眼泪喷涌而出,刘锐视线早已模糊,甚至连嘴角都在抽搐,他,不能说话。

刘锐并没有停下脚步,他左手食指跟中指并拢,一扫刘海,背对着木照灵挥了挥手。一派潇洒的离别姿势。

再见!小照灵,如果可以的话,真的希望还能再见。——刘锐。

成都治阳痿的医院
哈尔滨有妇科医院好吗
云南那个医院看妇科病比较好
上饶治疗阴道炎哪家好
白癜风到河南哪家治疗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