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禁止群租拼租让蚁族和蜗居者何去何从

2018-11-28 14:14:31

禁止群租拼租让蚁族和蜗居者何去何从?

住建部出台新规,规范商品房屋租赁行为,维护租赁租赁双方当事人合法权益无可厚非。新规特别指出 出租人不得单方随意提高租金 ,体现出维护承租人利益的姿态。新规限制住房的小出租单位,同时提出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政府的标准,其抑制群租、拼租意味明显。以原设计的房间为小出租单位,不改变原有住房建筑结构,有利于保护房屋安全,这是好事。但是,通过法律、法规的形式抑制群租、拼租不是好事,因为这涉及更多低收入的切身利益。

近年,随着房价和房租的不断上涨, 蚁族 、 蜗居 、 蛋形小屋 、 胶囊公寓 也孕育而生。它们的出现折射出当前城市和社会的隐痛,大多数人们不但买不起房,而且连租房都租不起。他们不得不好几个人挤在一间房子里,通过降低人均居住面积,减少私人空等来共同承担房租。试想一下,要不是收入低生活拮据,谁不奢望一个人住上一个宽敞、明亮的房子,谁愿意几个挤在一间屋子里,忍受由群租、拼租带来的脏、乱呢?

确实,在现实生活中,群租、拼租也带来众多问题。脏、乱、差成了额群租屋、拼租屋的代名词,扰邻也是司空见惯的事了。有的出租人为了群租迎合市场擅自改变房屋结构,拆分房间、加高房屋层数等给公共安全带来了极大的安全隐患。为解决由群租带来的一系列问题,政府岂能一纸公文一禁了之,也未考虑广大 蚁族 、 蜗居 的切身感受。在制定政策的时候更要倾听房屋出租双方当事人的呼声、意见,特别是广大 蚁族 的切身处境和意见能成为政府制定政策的参考方向和指导意见,要充分考虑政策的现实性和可操作性,更不能闭门决策,严重脱离实际。

在住建部的新规中,虽然明确指出,出租人不得单方面提高租金。可是,按照新规中,人均租住面积不得低于国家标准。比如,以前三个人租的一间房子,现在为了达到标准要求,就只能由一个人来租了。即使房租没有上涨,以前由三个人承担的房租,现在要有一个人来承担,如果这个人是高收入者还可以接受,毕竟高收入者是少数,如果这个人是 蚁族 大家庭中的一员,难道也要强行执行居住面积让他们在住房上花更多的钱,难怪新规一出, 蚁族 们就直呼要被 标准 了。况且在我国,房屋出租本来就是一桩不平等的买卖。租不租,租金多少?还不是出租方一口说了算,想涨价就涨价那有承租人的话语权。

新规到底有多少可行行和可操作性?弱势承租人无法阻止政府人均居住面积多少平方米,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一个人可以先和出租人签订合同把房子租下来,然后其他朋友再来一起居住私下均分房租。当政府和出租人监察时,用朋友聚会、留宿的借口来搪塞还是有相当的说服力,而往往所谓的出租人业主经常聘请物业管理人员来进行房屋的出租和监督,物业管理人员面对此状况为了不使收益减少,往往也是睁只眼闭只眼,这时所谓的至少人均居住面积又有何实际意义。

为了解决广大低收入群体的住房问题,国家近年加大了公租房、廉租房的建设力度。面对庞大的 蚁族 群体,这些公租房、廉租房可是杯水车薪、饮鸩止渴,更让人可恨的是,公租房、廉租房一上市就成了市场上的 唐僧肉 人人都想来吃一口,好多高收入群体跟在里面浑水摸鱼、见什么便宜都想捞。有相当一部分公租房、廉租房往往没有落到实到低收入者手中,而成了那些高收入者进行二次收益的工具。

在整治群租时,政府要好好权衡一下利弊,要顾及广大的 蚁族 、 蜗居 群体的切身利益,更不能一禁了之。要整治群租,让庞大 蚁族 、 蜗居 群体等从中国缩小、减少,政府要进一步加大公租房、廉租房等政策性住房的建设,加强监管、监督力度,让政策性住房落实到正真像 蚁族 一样的低收入者手中;加强对房屋出租市场整治和监管,让出租人和承租人成为平等的权利主体,更不能让出租人主导房屋出租市场,增加承租人对房屋出租的话语权,保障承租人的利益不受侵害;而更重要的是要提高 蚁族 像一样低收入者的收入,只有这样群租才能不攻自灭,这也是保障民生的重中之中。

微信上下分捕鱼游戏
提升绞车
捕鱼游戏赢钱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