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那些年,他们一起写过的“微情书”

2018-11-10 19:21:54
那些年,他们一起写过的“微情书” 写情书,这是上世纪非常盛行的一件浪漫的事。

这个时代,这种示爱的形式已经不再流行。

回望上世纪留下的或言辞华美,或腔调平淡的情书,我们可以从这些书里、信里感受到一种爱,这种爱热烈而平和。

“我们是怎么开始谈话的,我已记不得了,只记得你用清楚的北京话回答,眼睛又大又美、深深地像是幻梦的鱼群,鼻线和嘴角都有一种金属的光辉。

我不知道该说些甚么就给你念起诗来,又说起电影又说起遥远的小时候的事情。

你看着我,回答我,每走一步都有回音。

我完全忘记了刚刚几个小时之前我们还是陌生,甚至连一个礼貌的招呼都不能打。

现在却能听着你的声音,穿过薄薄的世界走进你的声音、你的目光……走着却又不断回到此刻,我还在看你颈后淡的头发。

” ——顾城致谢烨 “梦醒来,我身在忘川,立在属于我的那块三生石旁,三生石上只有爱玲的名字,可是我看不到爱玲你在哪儿,原是今生今世已怅惘,山河岁月空惆怅,而我,终将是要等着你的” ——胡兰成致张爱玲 “我是爱你的,看见就爱上了。

我爱你爱到不自私的地步。

就像一个人手里一只鸽子飞走了,他从心里祝福那鸽子的飞翔。

你也飞吧。

我会难过,也会高兴,到底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静下来想你,觉得一切都美好得不可思议,以前我不知道爱情这么美好。

爱到深处这么美好。

真不想让任何人来管我们。

谁也管不着,和谁都无关。

告知你,1想到你,我这张丑脸就泛起微笑。

” ——王小波致李银河 “此刻是十二点,却很静,和上海大不相同。

我不知乖姑睡了没有?我觉得她一定还未睡着,以为我正在大谈三年来的经历了。

其实并未大谈,我现在只望乖姑要乖,保养自己,我也当平心和气,度过预定的时光,不使小刺猬忧虑。

” ——鲁迅致许广平 “我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形状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年龄的人。

女子怕做错事,男子却并不在已做过的错事上有所遁避,所以如果我爱你是你的不幸,你这不幸是同我生命一样久长的。

” ——沈从文致张兆和 “世上能有几个天才的人,能有几个疯狂的人,我得了你,用我的余年来爱你,那是我的幸福,能有几个人得到这幸福?我得到了,这是我的慧眼,也是我的幸福,所以你也没必要自责,天下有几个人能得到这个幸福呢?我竟然有了,我连自庆也来不及,何来怨恨?我所顾忌的,只是我给你的爱,还是太少,不够,我将在来生做犬马来补偿,愿我今后给你更多的爱,更多的照顾,这样我才能报答你。

” ——冯亦代致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