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承德信息港 > 历史

妖气复苏第23章子午凡心

发布时间:2020-01-24 06:39:36

妖气复苏 第23章 子午凡心

祝红雪此言既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人常言,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在他们眼中,那侍读小子选子午谷是识相。入得燕北雪山于他而言已是高攀。

这时候当识得清自己的定位,进退有据,太好的东西,他无福消受。

主峰本宗与之燕寻是福缘,但也是劫难。他这是心知前路凶险而为之,争,对于年轻的修行者来说,想来是好事。

虽说真正的修道者应当不争。这是极高的境界不错,可不争,又何来的资源呢?

况且即便不争,又哪有送上门的机缘也直接拒绝的道理?

傅风雪哑然失笑,自他成名以来,各等良玉美材都是任他挑选。只有他看不上别人,哪有别人不愿拜他为师的道理?

况且他早就不再收徒,此事天下皆知,如今破例要收祝红雪,已经算是食言,打了自己的老脸。哪里想到他愿意打自己的脸,让他如此牺牲的人却不乐意去远离子午谷的主峰。

既要入云崖峰,峰主自当露面。云端中又是一袭白袍落下。

祝青山余光瞥了一眼,大雪山的服制倒不如人朝那么森严,长老及地位的峰谷主人皆是素白袍。款制略有不同,或繁复,或简约,但看上去像是个人喜好所致。

“进峰入谷不是儿戏,选了山门,便是峰谷主人的弟子。现在选起来容易,但你若再改变注意想去主峰本宗,那就得是诸峰谷大比之后的事情了。你可要想清楚。”

云崖峰主孟凡觉着这事有趣极了,年年根骨佳的天才也分不到自己这儿,今日里倒有人送上门来。

事的确是好事没错,但自己却也得把话说周全了,省得被人记上一笔。

“这话问得倒也怪极了,去便就去了,又有什么好反悔的?”祝红雪莞尔。

“怎么会想去云崖峰?”傅风雪有些惊讶,但并没有表露什么,缓缓踱步上来,微笑着问道。心道这侍读是家臣而已,为何当主人的这么放不下他?

观面容,祝红雪可比祝青山漂亮多了。

“出门前姐姐叮嘱过我,在外跟着哥哥,听哥哥的话。”祝红雪一脸认真地说道,这的确是剑仙的嘱托。

祝青山倒是没想到太上忘情的师尊会做这样的安排,有些讶异。旋即又觉得好笑,那老女人怕是得有几千岁了,竟然还能叫得出姐姐。

“乱弹琴!!”傅风雪闻言有些好笑地皱了皱眉,让这样的天才跟着这么一个资质全无的凡人,听他的话,这真是天大的笑话,这位家姐怕是也没什么见识!

“雪山只有主峰诸峰诸谷的典籍皆传,以你的天资,在云崖想来呆不了太久,若想融会贯通大雪山精要,终究是要来主峰的。”

傅风雪许久不和这样小的后辈交流,有些生疏,和颜悦色的一番,自信地微笑着。

却不想,祝红雪的回应依旧理所当然,“那到时候再说吧!”

“哈哈哈哈哈。”傅风雪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孟凡忍俊不禁,袖袍摆起,顿时卷起了两人。“律堂既测,诸生选定,那便当入门,事不宜迟。子午谷的小子我替你送去好了!这等良材美玉,走得迟了我可真怕别派来抢!”

众人闻言皆全体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尤其是子午谷主,暗暗骂道,“这姓孟的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什么怕别派来抢?这天底下难道还有人能在大雪山,在雪主眼皮底下抢徒弟走?”

不过仔细再想,这丫头既然要靠着子午谷,怕是要常来。到时自己也方便指点些许,倒也算得上半个师傅。念及此处,表情又是峰回路转。

“雪主?”傅风雪身边天光峰主轻轻唤道,按理说,祝红雪不入主峰也该是天光峰。如今煮熟的鸭子却是飞了。

这一问是问,“为之奈何?”

“奈何个屁。”傅风雪笑骂道,“云崖离主峰能有多远?小辈不方便走动,那就我们多动动。”

天光峰,神农谷主人及云中各位皆大笑。上次雪主吃瘪是什么时候?几位实在是不记得了。

---------------------------------------

云崖峰主先带祝红雪去了云崖峰上,旋即俯身而下,穿破云雾,很快来到子午谷内。

孟凡性情颇为爽朗,堂堂一峰之主,竟然还颇为儿戏地冲着祝青山拱了拱手,以示谢意。

祝青山觉得他有些意思,便也随手一回。

孟凡不再言语,转身大笑而去。

此处离子午谷的建筑群不远,不直接送入其中是礼,孟凡毕竟是云崖主人,而非子午。虽说子午谷地位次,孟凡的礼数倒也算是周全。

祝青山顾盼一番,此地倒和桃谷有些相似。

四处古树参差,阳光透过枝叶零零散散斑斑点点地撒在脸上,还算惬意。

有清泉,有古树,有小兽,有灵草。

祝青山缓缓向前,余光扫过,四周,发觉温润经脉,活络颈骨的珍贵材料极多。

这些东西于之大雪山修道者们是用处不大的,遍地如杂草般长着。

祝青山慢慢踱着,嘴角微微勾起。

大雪山雪主这个人有点意思,加之遍地灵药,这日子也算是滋润。

祝青山寻着入口,拾阶而上,到门口的时候有些吓了一跳。子午谷主到了是应该的,却不曾想他安排了这么多弟子在门口候着。

祝青山方才入内,四周便响起了低声的议论,看来谷主已经讲情况告知了众弟子。

“哇!这侍读的就这般好看,那位雪主看上的姑娘该是有多美呀!”祝青山虽不如红雪美貌,但经过帝流浆洗礼,总还是胜过常人不少的。

“看上去像是饱读诗书,雪主看上的姑娘怕是文武双全!”祝青山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自己桃谷确实看书不少,但要论诗书,就只记得青楼的靡靡之音了。

“听说他是主动来的子午谷!”又有人仿佛想起了什么,众人看祝青山的眼神顿时热情了些许。

因为向来都是子午谷的人想出去,没有别处的人想进来。

“真是越看越顺眼了。”“师弟!师姐带你去寻个空房住下罢?”“妮子,你想说什么就说,羞什么?”

子午谷的资质普遍较低,加之不是剑锋,是药谷,其中不少人凡俗之心较重,一时间竟有不少人动了凡心。

这让祝青山仓促之间有些招架不住。

北京京都医院治病怎么样
重庆妇儿医院可信吗
合肥的医院专治白癜风
酒泉治疗牛皮癣价格
福建小儿白巅风去哪个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