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承德信息港 > 体育

代比特币炒家疯狂小强两年身家千万

发布时间:2019-06-09 10:52:10
外阴瘙痒什么症状
妇科千金片效果怎么样
外阴瘙痒该怎么办

在宣布不再接受比特币作为支付工具后,比特币价格昨再遭重创,盘中已跌至约3527元。由央行示警导致的这轮暴跌,跌幅已超过53%。那么,据说已经可以撬动国际比特币市场的中国买家在这场地震后反应如何?是否真的有“中国大妈”也加入这场数字游戏?北京青年报对几位玩家进行了采访。

代炒家:

“疯狂小强”身家过千万

笔交易是一个比特币

“疯狂小强”是一位知名络作家。2012年4月,起点中文出现了一部原创小说《超脑黑客》,这部小说的作者是来自于湖南小城市的“疯狂小强”(笔名)。“疯狂小强”的暴富故事是从笔比特币交易开始的。在他保存的订单上,看到:订单编号157285××××17974,成交时间2012年6月25日10点32分,比特币,数量1,价格43元,虚拟物品,交易成功。

他这样告诉,“这是我在淘宝上次买的,高于价,店主大概加了三块吧,那三块钱相当于手续费了,当时就收到了,通过支付宝转账。”

多持币两三千个

“疯狂小强”自认是代比特币炒家。今年大红大紫的比特币,放在两年前,完全是小圈子的“技术活儿”。据“疯狂小强”介绍,“早在2011年,在一个技术论坛上知道了比特币,看到大家在研究挖矿,当时了解了一下概念,作为写作素材储备下来。”不过有了次买币经历后,他的想法发生了大变,“我打算写入情节中,深入研究了一下,发现挺有意思,挺靠谱,就进入这个领域了。”

他对比特币的理解更多是新锐新知,纯粹是好玩;没想到经过一段时间的潜伏,今年其价格一飞冲天,成为资本市场热门的话题。今年年初,比特币从100元人民币起步,接近7600元,其涨幅高达70多倍。多的时候,他持有两三千个比特币,不过他也没把这个太当回事,该玩还是玩。北青报问,“外界说你持币的成本大约在60多元,确实如此吗?”他平静地反驳,“差不多有几百了吧。几十也买,几百也买,然后几千也买了。”

外界传说他的个人资产从6万一度飙升到6000多万,他纠正道,“不对,时资产大约1000多万吧。”

“贵矿机40多个比特币”

作为炒家,配备高标准的矿机不是什么稀罕事。一般炒家将其比喻为军备竞赛,随着炒家越来越多,挖矿难度成倍提高,只有花大价钱升级矿机,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问及此事,他的回答出乎意料,“我不是买矿机的,我是卖矿机的。”见到的诧异,他对此解释道,他是国内烤猫公司的股东,代理了这家公司生产的矿机,交易通过比特币结算。

他先后在群、淘宝店、论坛等处都卖过矿机,半年卖了数百台。

“贵的时候,一台机器卖了40多个比特币,现在不行了,一台都不到0.5个比特币了。”

价格大幅波动的原因,“与矿机的算力大小以及难度变化”都有关系。这是个暴利行业,所以竞争对手越来越多,“目前大约有十多家吧”。

央行令下承认炒短线还是亏

很多人关注“疯狂小强”的成功,但是他告诉,既然是投资,有赢就有输。比特币价格一直波动大,行情宽幅震荡,近尤其如此。他告诉,大部分比特币是持有不动的,偶尔拿出来玩玩。

“疯狂小强”有时手痒难忍,“行情变化的时候,如果老盯着就会想动”,有时一天进出两三次。面对这次的“强震”,他沮丧地承认,“炒短线折腾来折腾去,还是亏了。”

比特币波动剧烈,“一天上千元的波动,经常抄在半山腰,币又少了”。怎么看后市变化呢?他说,“长期看涨,短期可能还会继续调整吧。”

第二代炒家:

“一个不卖,就当风险投资了”

雪球之友年会的茶歇时间,在龙潭湖剧场的过道,曾经参与买卖的钟先生与另两位发烧友,共同接受了北青报的采访。

据了解,他们都是从事互联行业的友,都对货币现象有浓厚的兴趣。参与买卖的钟先生在广州工作,特意飞赴北京参加年会。清瘦的钟先生告诉,“从一个月前到现在,我买了40个比特币,投了六七万元钱。我的情况特殊,我是一个不卖。”

讲到接触比特币的过程,3位年轻人表示,早是在去年。他们通过铅笔社和巴别塔社,认识了比特币。“比特币不同于以往,没组织,没,像流水一样,很难溯源。”

作为尝试,钟先生初也是买了一个比特币,1000多元吧。据他介绍,有了交易平台,小的单位可以切割到0.001元,按照当天价格差不多4元钱吧,其小单位按理论值可达小数点后面8位。每次挂单差不多有5元或者10元差价。

还有一位人士表示,比特币在其价格为五六百元人民币时,次冲了进去,投了几万买了几十个,“就当风险投资了”,如果行情起来了,也没有遗憾,毕竟玩了一把;假如将来一文不值,不过损失几万元,一点皮毛都不会损失。

第三代炒家:

温州土豪是投资主力

11月29日,当比特币首次超过时,便形成了资本市场的一大标志性事件。据了解,今年中国市场出现了两次大规模炒作。次是从年初的100元左右,很快上冲至1500元左右,随后跌回到300至500元;第二次又分为两大波行情,前一波先是从500元飙升到1000元,外盘成为主导,第二波从1000元狂飙到7000元,则是内盘成为主导因素。有炒家告诉北青报,这一次温州人抱团炒作成为拉升主力。有人向北青报透露,在不少圈内的饭局上,就有温州土豪的身影,他们在比特币从1000元到7000元的拉升过程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一位分析师试图帮联系一位温州土豪,“既做股票也做期货,近做起了比特币”,很快遭到拒绝,对方的理由是不愿意抛头露面。

文/本报 刘慎良

保护网购后悔权应注意利益平衡
苹果公司推出新一代智能手机和苹果手表
国内首份《2015全域大数据报告》发布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