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辛亥革命先驱后裔新西兰追忆祖辈呼唤民族精

2018-10-29 12:50:27

辛亥革命先驱后裔新西兰追忆祖辈 呼唤民族精神

在维康堂接受采访的伍俊先生(摄影 玉秋)  中新8月20日电 据新西兰中华报道,从清朝到现代中国有一段历史是我们后人必须铭记,那就是“辛亥革命”。这是中国历史的转折点,是一场中国历史上划时代的革命。在“辛亥革命”志士先烈的后人记忆中,先人的壮举和牺牲,是刻骨铭心的,是永远不能忘却的。  在历史课本上我们可找到“辛亥革命”的印记,也很容易找到“首义”枪历史人物熊秉坤的名字和名震历史的“工程八营”。大家可知,参加“首义”的“工程八营”中,有一位与熊秉坤并肩作战,出生入死的勇士伍正林先生也在历史的纪念册上。他的亲孙目前就生活在新西兰的惠灵顿,是当地华人十分熟悉和敬重的中国传统中医诊所——“维康堂”堂主,坐堂医生伍俊先生。  一次偶然的交谈,提起了父辈们的故事。与其说是伍俊医生的祖父,伍正林先生的事迹和历史资料深深吸引了我,不如说是伍医生深藏着如此辉煌的家族历史,而怀有着一颗谦和内敛的平常心深深地打动了我。提到采访,伍医生却欲言又止,看得出来,这将是一次非同寻常的访谈。  再次有机会与伍俊医生坐下来深谈,正值今天国内和海外华人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之际。在惠灵顿维康堂会客室的桌面上,已然铺满了伍医生家族珍贵的历史照片和他的祖父伍正林先生的若干篇历史资料。伍医生也敞开了心扉,对家族历史侃侃而谈。  百年之际,谨以本次采访纪念辛亥革命的先驱!  以下是通过伍俊先生追忆祖辈而整理的文章——“追忆我的祖父,辛亥革命骁 将伍正林 ”  辛亥革命首义的枪声响过了百年,中国的封建帝制被推翻了百年,“敢为天下先”的辛亥首义革命精神,昭示了百年。此时,在纪念辛亥革命首义百年之际,我站在大洋此岸,遥望着彼岸的祖国,心潮激荡,缅怀我的祖父伍正林先生,感慨万千。  我家祖籍在湖北武昌(今鄂州),祖父伍正林,字松亭,于1885年(光绪11年)出生在鄂州泽林镇杨方村的伍家湾。自幼聪颖过人,熟读诗书。1898年(光绪24年),刚年满13岁的祖父,便来到江夏(今武昌)读初级中学。来到武昌城后,只见当时的中国,哀鸿遍野,民不聊生,腐朽昏庸的清王朝统治者,任由外国列强纷纷入侵,国家任人宰割,衰败之至,岌岌可危。  当时一些热血青年去了西方国家,寻求自由民主的救国良方。孙中山于1894年11月24日在美国檀香山建立了“兴中会”。这个资产阶级革命民主派早的组织入会誓词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国,建立合众政府”。誓词同《兴中会章程》中救亡图存、振兴中华的内容一致,成为民族主义和民主主义的简要表述。兴中会的纲领次划时代的提出了民主共和国的要求。尔后,1905年8月20日,中国“同盟会”在日本东京宣告成立。“同盟会”的宣言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在这些进步团体的鼓舞下,一些有识之士,纷纷组建成立了一些革命团体。“共进会”,就是在这样的形势下宣告成立的,它是中国同盟会外围革命团体,于1907年(光绪33年)8月成立于日本东京。主要领导人是同盟会会员焦达峰、日知会会员孙武等。共进会尊孙中山为,以同盟会的总理为总理,以同盟会的纲领为纲领。“共进会”的宣言为:“共进者,会各党派共进于革命之途,以推翻满清政权光得旧物为目的,其事甚光荣,其功甚伟大,其亦甚艰巨也。”我的祖父在读书学习期间,接受了这些进步的思想启蒙,为他投生到革命事业中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03年(光绪29年)祖父加入了“工程八营”。当时的“工程八营”,就是反清将士的大本营。其中志士云集,骁将聚首,是反清斗士的前沿阵地。由于祖父表现突出,于1908年(光绪34年)便提升为司务长。1910年(宣统二年)被提升为排长。在“工程八营”里,我的祖父与熊秉坤(首义打响枪人)过往从密,情感真挚,视为挚友。熊秉坤较早就加入了共进会,也就是在这一年里,祖父在熊秉坤的介绍下,加入了“共进会”。   祖父在“工程八营”里,积极参与起义筹备。1911年10月10日晚,祖父所在的“工程八营”首先发难,在辛亥首义中,集合士兵积极夺取重要军事要地,帮助吴兆麟出谋划策、调兵遣将,并率先士卒,冲锋在前,英勇无畏,敢于牺牲,成为组织发动辛亥革命的至关重要的人物。  辛亥首义革命,当天下午七点多钟,行动就开始了。吴兆麟是以临时总指挥的身份出现的。他颁发的道命令便是下达给我的祖父:派“工程八营”前队排长伍正林,带前队两个排的兵力,经津水闸、保安门正街,攻当时督署之前方;派“工程营”右队排长邝名功,带右队两个排的兵力,经紫阳桥、王府口,攻当时督署的后方。  祖父领命受任之后,带领着队伍冲到津水闸,被保安门城墙上的清军武装消防队截住,经过奋战,消灭了武装消防队,继续前进,当战斗到恤孤巷口,巷内的清兵突围冲出,这样一来,队伍被截成了两段,迫不得已,只得再退回津水闸修整,待战。而邝名功一路,走到紫阳桥,遇到清兵,伤亡极重。  时间已是进入到了10月11日的凌晨两点钟,临时总指挥长吴兆麟发出了第二次进攻督令:(甲):派熊秉坤带领工程营后队全队,经津水闸、保安门正街,攻督署之前;派祖父伍正林带领工程八营前队全队,走上保安门城墙向望山门前进,以协助熊秉坤的一路兵。令陈国桢拨过山炮两尊,架在保安门城墙之上,对督署猛轰;派曹飞笼带领工程营右队士兵一个排,走上保安门城墙,作为炮手的掩护。(乙):派黄楚楠带领工程营左队全队,经王府口与小都司巷,功都督之后;派姚金镛带领第二十九标第三营右队全队,作为 黄楚楠的预备队。(丙):派方兴带领测绘学堂的一百多名学生,作为“总预备队”并巩固楚望台及军械所后防。  且说甲路,熊秉坤与祖父伍正林带领工程八营的后队与前队出发。第二十九标的杜武库、杨选青、夏一青带领了一拨人,加入了所带祖父的队伍;另外还有第四十一标的阙龙、李宗、岳少武也并入到了爷爷的队伍。于是,甲路的熊秉坤和爷爷所带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向着都督署的前方冲刺。  忽然,后面的队伍纷纷溃退,清军第八镇司令张彪带了机关枪手和辎重营的兵马,加之几十名武装消防队,走上了望山门一段的城墙,一面对熊炳秉坤的三个组射击,一面在城墙上向东伸展,与革命军的墙上部队交锋,墙上部队受到两次冲锋,死伤惨重。“督队” 阙龙受了重伤。这时,战争进入了白热化。而革命军中的有些人开始气馁,颇有退却与跳下城墙之意。而保安门城墙上的两尊过山炮也丢了。黑夜之中双方对峙。突然,望山门上打出了火把,一面大白旗分外醒目。上面写道:“本统治带兵不严,致尔等叛乱。汝等均有身家,父母妻子依闾在望,汝等宜早反审,归队回营,决不究既往;若仍冥顽不灵,则水陆大兵一到,定即诛灭九族,玉石俱焚,莫谓本统治言不预也”  此时的祖父心急如焚。眼看因守保安门失利,又丢了两门大炮,见这威胁士兵的白旗,怒火纵烧,两眼更是冒血。他大声呼喊:“丫姑爷!老子今天与你拼了!兄弟们!不怕死的跟我冲啊!”奈何,应者甚少,不能发动进攻。祖父气愤至极,大骂众人胆小怕死。“老子今天死给你们看看!”祖父举起手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熊秉坤一个箭步冲了上来,将祖父的手枪打落在地。其余的士兵看到了这个场面,十分感动,陡然之间士气培增。这时,熊秉坤大声喊道:“丫姑爷!他们已经在望山门上布防,硬冲非吃亏不可,现在只有从正街直攻督署,有种的站出来!”爷爷与熊秉坤临时商议,挑选了四十名勇士组成了敢死队。祖父在前,熊秉坤殿后,各自带着引火之物,沿着保安门正街发起攻击前进。  祖父带领的敢死队攻势如虹,势如破竹,一下子就冲到了督署东辕门口。守卫东辕门的敌兵向西辕门撤退。熊秉坤下令不必追击,直插头门。大堂上的机枪扫了过来,西辕门的清军又返身包围回来。此时,熊秉坤命令:“先将屁股后头的敌人解决!”敢死队四散分开。向敌人反围了过来,一个个如猛虎下山,将围上来的敌人一一打退。祖父带领着十多名死士潜到了督衙旁边的一所空屋子里。祖父当即点火烧房,然后往暗巷之内隐蔽,空房子迅速燃烧了起来,烈焰腾空,照得督署的高墙大屋一片明亮,蛇山上的炮队连忙瞄准了方向,大炮发射了过来,两排炮打过,督署内便有数间屋子中弹着火,火焰呼呼串高,映得武昌城一片红光,义军大声欢呼起来,士气如虹,清军士兵胆战心惊,魂飞魄散,溃不成军。起义军稳住阵地,保安门阵地坚如磐石,两尊过山炮也被夺回手中,安然无恙。辛亥首义,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祖父后来写道:“林遂与吴君兆麟、邓君玉麟及诸同志商议曰:今晚不收全效,所有恒观望者见我久而不成,亦以与我反对,则大事去矣。不若放火焚烧督署附近敌兵占领之处,一则烧退敌兵,二则亦可振起志气。诸同志皆赞成此举。”祖父的这些事迹,在湖北省博物馆、鄂州市档案文史馆、台湾国民党党史馆以及湖北省志、中华书局、商务书馆出版的有关辛亥革命史料中均有详细记载。   时光过去了一百年,由于众多的原因,这些辉煌的往事,只能是深埋在我们家人后代的心中。父亲每当与我们讲起祖父的这些往事的时候,总是激动万分。由于我的父亲就读于当时的国民党军医大学,加之我的叔叔又是在国民党军中服过役,并身在台湾。我家里的这些所谓“复杂背景”,在特殊的历史环境中,祖父叱咤风云的壮举,基本不为外人所知,更不为历史所道,只作旧事封存,自家默默纪念。但是,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是中国近代史上一次伟大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他推翻了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王朝统治,结束了中国帝制,建立了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光耀中国史册。孙先生倡导的民族平等;民主政治;民生幸福精神时至今日,已深入人心。我的祖父亲自参与了这场伟大的革命,并且是重要的组织者、,在起义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做为他的家人和后人,我们都始终感到由衷的骄傲和自豪。旅居海外以来,我每一次回到祖国,一定要到“红楼”、“起义门”、“工程八营”故地去瞻仰凭吊,首义的枪声、祖父的怒吼声总会在我心中一次次回荡。  做为辛亥革命的后人,不管你身在何方,无论你讲着什么语言,我们的心永远系着祖国。我们缅怀先烈,是为激励华夏儿女更加努力奋斗;重温历史,是为了更加增强海内外中华儿女的凝聚力。我们今天弘扬“首义”革命精神,是为中国民族的振兴,国家的强盛,尽自己一些绵薄之力,以呼唤华夏儿女团结一心,早日成就祖国和平统一大业。(NZ华新社8月19日惠灵顿专稿;王玉秋)

龙光玖龙湾
苏杭之星
滨江华成大江之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