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社交络理科宅男的时代到了图活动资讯

2018-10-31 13:34:01

《社交络》理科宅男的时代到了 (图)活动资讯

《社交络》海报

貌似一部揭黑片

《盗梦空间》与《社交络》之间的PK,不是简单的商业片与文艺片的PK,好莱坞发展到现在这个成熟水平,商业片的思想也可以很深刻,文艺片的剧情也可以很好看。论思想性与艺术性,《盗梦空间》有可能更先锋,相比之下《社交络》更亲民,尤其让年轻观众觉得亲切,它很了不起地找到了一个点,这个点离现实很近,离梦想也很近。这个电影貌似一部揭黑片—揭开一个商业新帝国下的爱情的失落,友情的背叛,其实它还是部励志片—看,一个聪明孤傲的年轻人,他可以享受如此华丽的青春,如此绚烂的成功。《社交络》不是《公民凯恩》,不是一次资本主义的反躬自省,它展示了资本主义处在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资本在找到了新技术的依靠、能掀起一次人类社会行为的全新变革时那种由衷的自信。

这个电影也是一部非常传统的剧情片,安排了一个明确的起因,安排了一环套一环的冲突(马克与孪生兄弟的冲突,马克与爱德华多的冲突),将阴谋与爱情作为电影的主心骨。但是,阴谋与爱情在电影一点也不显得陈腐,相反,电影有一种轻盈的、时尚的气质,这是快节奏的对白,快节奏的剪接带来的效果—传统的主题在被变碎、变薄的时空段里显得不沉重,只是提供了普遍的感情上的共鸣,而对宅男的宿舍生活、IT新贵的工作环境的描写,带来了一种贴切的认同感—恰恰又由于这种生活与环境较为高端,它们还能提供一个样板,如同时尚杂志一样。

电影中出现的真实人物,马克-扎克伯格,肖恩-帕克,在声明电影中的“自己”与生活中的自己并无共同之处时,都没有对这个电影表示恶感。生活中的马克不是因为失恋而去创办FACEBOOK,他有一个很稳定的华裔女友,电影里的东西不见得“对”,但是它特别满足了新生代对世界的期待。在络貌似把世界抹平的时候,富二代们还是可以泡到大把的妞,而宅男们只能将女生照片进行对比打分,这个世界是不是还停留在拼家世、拼胸肌的时代?可不可拼头脑、拼编程?这是对新时代的新公平的需求,要求对这个科技时代重要的东西,智力,放在重要的位置上。就算《社交络》中把每个主角的生活与情感经历都窜改了,但是它没有改变这些人是知识精英这一本质的特征。

情商低下不再是一个贬义词

这里讲“知识精英”,知识,不指人文知识,而单指科技知识,理科宅男的时代到了。从《生活大爆炸》到《社交络》,唱主角的都是他们。一种新的审美取向与趣味取向产生,情商低下不再是一个贬义词,反倒产生了一种令人怜爱的效果。连帽卫衣牛仔裤加拖鞋,是一个马虎理工男的新标配。当然,《社交络》的审美观不像《生活大爆炸》那么单一,它安排了各款帅哥:宅男、业界精英、不羁浪子,它呈现出一个“有为青年”的群体,这个群体一边与传统藕断丝连,一边在大力地拓展着他们的时代新风。在比尔-盖茨,在乔布斯之后,马克成了年轻的时代偶像,不仅因为他赚到了很多很多钱,而且因为,人人都上他创办的FACEBOOK,他是脸谱。一个真实的、虚拟世界的立法者。

回到电影上来,这些年关于虚拟世界的电影拍出了很高的水平,比如可为计算机时代作影像注解的《黑客帝国》,还有质疑设计出来的虚拟世界可以有几层、真实的物质—血肉之躯的人能承受几重虚拟的《盗梦空间》。这些电影其实都更面对未来,面对哲学(人的生存处境)。相比之下,《社交络》还是一个非常“踏实”的电影,它讲的是数字化社交的起源,或者说数字化社交的重要一步—FACEBOOK地虚拟出“所有人”在一个平台上的交流可能—是怎样走出的,这已经近乎博尔赫斯所谓与地球等大的地图了。但关于这个地图的故事,还没有真正开始呢,现在讲的还是地球上的故事。

有意思的是,据说导演大卫-芬奇与编剧阿伦-索尔金都不上FACEBOOK,所以他们一起拍出了个FACEBOOK的史前史,描写了FACEBOOK像病毒一样在年轻人中间的传播,它提出的问题还是一个古老的命题:就算全世界的人能在一个站里互相了解,互相交流,但你却不能真正地走到你爱的姑娘面前去,好好聊天,好好爱,那么,一遍遍地刷屏能产生什么意义呢?这个问题不属于真正的马克-扎克伯格,属于在FACEBOOK里摸爬滚打的新一代。(文/苏七七)

南京期货配资
冷藏车改装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