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承德信息港 > 游戏

不败神话 第八十一章 血战天穹

发布时间:2020-02-15 19:50:56

不败神话 第八十一章 血战天穹

这是四样至强圣宝,天地间也找不到几件,每一样都足以轰动一域,让巨头打破脑袋的抢夺,

四大巨头,每一个跺一跺脚,都能让一域抖几抖,

此刻,四巨头联手,祭出圣宝,天地变色,死城四分五裂,

“啊……”

只是一瞬间,就有上万修士倒地,再也站不起來,

太残忍了,这么多修士同时死亡,令人胆寒,要吓死人了,

安好的区域,是有几样至宝守护的地方,

四大巨头的威能堪称冠绝当世,四样圣宝更是绝伦,大帝念头和天道杀念脱离了死城,飞了出去,居然真的被强行擒到了空中,

“嘿嘿,”

四大巨头振奋,下一瞬就要将大帝念头和天道杀念隔离,分别镇压,以便带走,

但,黑白两色殿出现,殿门敞开,四周虚空瓦解塌陷,被分割成了无数块,

“敢尔,”

佛教巨头,佛三思怒斥,金色的碗放大无数倍,携带无量佛光,扣住了黑白两色殿,

在冷眼旁观的巨头何止一个,他们自然不会看着大帝念头和天道杀念被人擒走而无动于衷,

咚,

黑不溜秋的磨盘砸了过去,魔光滔天,看起來就像是一尊绝世巨魔,可以砸破天,它落在哪里,哪里就塌陷无数里,

磨盘选择的目标是乾坤袋,斩断了无尽的发则,

还有那**日,在天穹不断的闪烁,有末日景象在浮现,可怕到了极点,将银月逼退,

“你们何意,”四大巨头愤怒,在征伐,

九彩独角是圣宝,虽然绝伦,但无法独自镇压大帝念头和天道杀念,

热气团和晶莹水滴冲破封锁,坠落入死城,

大帝念头还好,是善非恶,但天道杀念就不同了,专为杀戮而诞生,一旦脱离镇压,就会有惊天变故,

果然

天道杀念出现了绝无仅有的反弹,天穹上出现了无数的杀意,每一道杀意都恐怖到令人颤悚,让日月为之失色,

“不好,”

天穹上,所有的巨头都警惕起來,圣宝护身,

天穹裂开了数不清的裂痕,少说也有几十万,有血从那些裂缝中落下,是那些巨头的,沒人可以幸免,这还不是可怕的,可怕是,那些血刚刚落下,就被杀意斩灭干净,

天穹上,巨头被伤,

死城中,也发生了变故,

天道杀念爆发的太过剧烈,使得无穷的杀意凝聚,形成了一个囚笼般的东西,笼罩整座死城,

这一次,有大片修士和魔鬼死亡,少有两万,连大帝念头也來不及阻止,

“这是屠杀,**裸的屠杀,”魂心、司徒兄妹、小土匪等有魂老人守护,安然无恙,可这一眨眼的功夫就死掉了几万人,实在过于血腥,

“他们太坏了,怎么可以这样,”司徒小倩嘀咕,这样惨烈的情况,是她从沒想过会发生的,

死城中的修士全都胆寒,很多瘫软在地,被吓坏了,但敢怒不敢言,

天穹上的那些,站在世界,一言可断人生死,

“早晚会遭报应的,”小土匪嘀咕,若非有魂老人保护,他们可能也是那数万尸体中的一员,

这些巨头,明知天道杀念难以撼动,却非要逆行倒施,将他人的生命当做蝼蚁,其行为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够了,当世无人可以撼动天道杀念,如此施为,只会害了数十万修士,”鬼道人和天风老人呵斥,要众巨头停手,

“蝼蚁般的人,死再多也不足惜,况且,因我等而死,他们应当感到荣幸才是,”佛三思冷笑,他身在天穹上,被佛云遮盖,掌控金碗,俯视众生,

其他巨头沉默,如火红的大日、黑不溜秋的磨盘,黑白两色的殿,他们的掌控者并不想见到太多人的死亡,但也绝不会放弃大帝念头,

“佛三思,你在说谁是蝼蚁,”

苍老中带着腐朽气息的声音响彻天上地上,从死城发出,那些巨头、还有死城中的修士全都看了过去,是魂老人在说话,

可以听得出來,魂老人的非常的愤怒,

“嘿嘿,本座一口气便能灭了城中所有人,你说不是蝼蚁,那是什么,”佛三思冷笑连连,

“同为人族,谨以此话,便可定你为人族叛徒,”魂老人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将一个天大的帽子扣在了佛教巨头脑袋上

,

“哈哈,真是可笑,普天之下,谁能定我为叛徒,谁敢定本座为叛徒,”佛三思大笑不止,好像听到了全天下可笑的笑话,叫嚣的很,

“是嘛,老夫今日代表帝之魂族,定你为人族叛徒,死不能入轮回,”魂老人目光炯炯,邹邹生辉,说出这样惊天之语,

像是应准了魂老人的话,擎天一个霹雳,有道的气息落下,不是一般的道,而是至高无上的帝道,

所有人都变色,包括各方巨头,

魂族有帝,刚刚的道之气息,必然是旷世大帝的道,有一点让巨头门不解,能够代表一族的,唯有一族圣主才可,但这活了十几万年的老人,不过是魂族一奴仆而已,何以可以代表魂主,引起道的合鸣,

这个老人,不简单,

各方巨头在重新给魂老人定位,

“老东西……”

佛三思怒急攻心,差点沒背过气,

沾染上了帝道气息,且是祸端,将來一定会发生不详,多半会应验的,

这是一种禁忌,很难灵验的禁忌,但可怕,一般都不会灵验,但佛三思太倒霉了,魂族一个老奴说出的话,竟然得到了帝道的响应,

这太不可思议了,

“老东西,本座与你沒玩,”

佛三思气的发疯,一巴掌拍向死城,

魂老人不急不慌,苍老的手掌擎天,瓦解了对方的攻击,

但意外发生了,金色的碗落下,盖住了静王的尸体,

天道杀念反弹,一道惊天杀意弹起,不仅掀飞金碗,更是划开了静王的尸体,

魂心发懵,小土匪、司徒兄妹,他们都发傻,

几乎**着的静王尸体,原本完美无暇,完整无缺,此刻,她的腹部却有了一道细长的伤口,几乎要贯穿了她的身体,

所有人都发愣,包括那些巨头,末代女王的尸体受损了,

魂老人几乎石化,眼泪不自觉的落下,看着那细长的伤口,看着那殷红的血,他的心如同被刀在绞,

十几万年前,他救不了静王,不能随静王征战,十几万后,他撼动不了天道杀念,不能带静王回净土,此刻,静王的尸身就在眼前被破坏,他依然沒能替她挡下,

这是何等的伤,

“噗”

一口血喷出,魂老人一下子就苍老了十万年,

“你找死,”

魂老人怒目圆睁,面目变得无比的狰狞,他死死的盯着天穹上的那片佛云,苍老的眼眸有无穷的杀意,似乎可以比肩天道杀念,

天穹爆开了一万里,魂老人离开了死城,一步走到了天穹尽头,他疯狂了,状若疯魔,一根拐杖敲破万里天,

佛云被击散,一个和尚露了出來,背后有圆盘,像一尊在世佛,超脱世俗,

“你找死,本座成全你,”

佛三思本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反而杀心很重,抬手间反杀而去,

金碗也不知什么來历,神秘莫测,滴溜溜的旋转,变得比山岳还大,盖住了天穹,要把魂老人镇压,

“小秃驴,老夫今日让有命下佛山,沒命回佛土,”

魂老人看起來异常的苍老,有死气在身体里,且有道伤在身,在不断流血,但眸子炽盛的很,蕴含天大的杀意,一根拐杖砸出,掀翻了金碗,

天穹的尽头发生了极度可怕的事,有星辰在坠落,被魂老人和佛三思震碎,这等人物的战斗常人无法琢磨,不能理度,

人们只能看到zǐ色的拐杖和金碗在沉浮,

佛三思也有道伤在身,佛云崩灭了,两道身影在对峙,

魂老人血淋淋的,沒有一处好地方,伤势在极限的恶化,情况不容乐观,但他战意却在攀升,光是散发出的杀意就让虚空出现了断层,

魂老人本是个和蔼之人,十几万年也沒杀过几个生灵,但今日彻底的疯狂,疯魔了,只因佛教巨头故意攻击天道杀念,损坏了静王尸身,

佛三思稍微好有点,正值期,血气旺盛,精力蓬勃,但全身也是伤,佛体差点被魂老人敲的解体,

“老东西,倒是小瞧你了,”佛三思面目狰狞,杀意凛然,直接杀了去,

佛光普照,天穹上出现了无数的佛陀,排座在一起,挤满了每一寸空间,全都在诵经,

“噗噗”

经文出现了,密密麻麻,谁也不知道有多少,从那些诵经的和尚口中而出,惊天动地,这是佛教的无上佛经,蕴含佛道至理,威力无边大,

“区区渡魔经,也敢在老夫面前卖弄,”

魂老人怒喝一声,身上的死气再度增加,变得如同一个带着浓郁死气的魔,他张口一啸,几万里的虚无,连同那密密麻麻的经文,全部沒入了嘴里,

“不简单,”

其他在观望的巨头心惊肉跳,他们知道魂老人很强,但还是低估了魂老人,一个能活过十几万年的超级老古董,足以引起任何人的重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