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承德信息港 > 科技

打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12:02

迎着漫天飞舞的雪花,我从城里回到乡下。通往旧宅的村道泥泞不堪,我用劲抖落伏在蓝尼大衣上的积雪,皱眉来到生我养我的乡村旧宅门前。轻轻磕响木门上的连环,屋里飞出开门的少年。我定睛观看竟是侄子小虎,接着又从里面走出侄子三宝、龙宝以及外甥亮亮。  临近春节,母亲把屋子收拾的干干净净,看着侄子们欢快的笑脸以及母亲硬朗的身体,我的心再次宽慰起来。坐在低矮的凳子上围着旺旺的炭火,听着母亲述说乡间趣闻逸事的经过,欢乐再次盈上我的面孔。  晚间,吃过母亲递过来的乡间浓郁特色的腊八粥饭,便接到村组长叫晚上打更的通知。听母亲说,近段时间在当地小煤窑上打工的外地民工没钱回家,便在附近的几个村子里偷鸡摸狗盗窃起来。为安全起见,村里召集本村的组长商量后觉得用打更的方法保证村民们过个安生年。  我们村子不大,我和村里的青壮年被分成三人一组,每组发个带红线绳的大铜锣,由组长负责管理。其余每人手中握着一个胳臂粗细的木头棍子。然后,从村东的大槐树下开始从村南向村西,再由村西向村北,商定在村东的大槐树下汇合。  打更开始了。因为我外出工作多年,对村里的地形已不是很熟悉,便跟在组长他们后面瞎转起来。他们走在前,我在后面跟。接连在村南转了几户人家,组长说:“咱们在外挨冻受累,人家倒好躺在被窝里睡大觉,这不公平。”组长提议说采取投石问路的方法,试试每户人家的警惕性怎么样。组长从地上捡来小土块(因为用石头一怕砸坏人家门窗,二来石头大了落在人家院里不美气),挨家挨户向他们的院子里投掷,每投一次,所投人家的窗户上便亮起明亮的灯光,窗帘被掀起的同时,窗玻璃上便映显出男人疑惑的目光,接着便是粗声大气的吆喝:“谁?干啥哩?”!  组长在院门外应道:“不干啥,打更哩。试探一下你家的防贼警惕性如何?”。男人放下窗帘,咕哝一句:“神经病”。然后就熄灯安然入睡了。  接连骚扰了几户人家,情况是大同小异。我劝组长说,让人家休息吧,这样做不好。组长和明刚默认后,我们又到村西另一户人家去查看。路上,明刚提议说,身上有点冷,想点火取暖。于是,我们来到背风处。村道的两边都是村民丢弃的芝麻杆、棉花棵和烟杆。我们三人从地上捡拾过来堆成一堆,组长用气体打火机点着。霎时,韶山脚下的飞山寨村浓烟滚滚,烈火眏天。就在这时,村北响起了暴风骤雨般的鸣锣声。我和组长、明刚三人弃火奔向村北增援。在路上,我们和另一组打更队相遇,组长急忙上前惊问敲锣原因。另一组的头头是个年轻后生,他语无论次地说:“村北怎么了?是不是谁家的房屋失火了”?组长听后在他胸脯上擂了一拳,然后,用手摸着涌出眼角的泪珠,笑骂道:“你他妈的警惕性还不小哩,老子点火取暖看把你吓个半死”。  和他们分手后,在组长的带领下我们又从原路返回,继续由村西挨家挨户向村北巡逻。这时,年轻气盛的明刚用手捂在嘴前,学起了猫头鹰的鸣叫。后半夜的飞山寨村在韶山的映衬下夜晚显现的更加空旷和寂静。明刚吹出的声调凄而恐怖。忽然,一户人家的院门开了,紧接着从里面走出一个蓬头垢面,披一件外衣的中年汉子。手持铁铲对我们叫骂着:“半夜三更你吹啥哩?嗯”!  我面面相耽不敢吭声,组长和明刚也不还嘴,知趣地退向一边,待人家骂够回屋去了。我才大着胆子问组长怎么回事,组长内疚地说:“前几天人家刚埋了老人,明刚这种做法是不应该的”。  天色渐明,我们来到村东的大槐树下和另一组的打更队汇合在一起。然后交换了一下看法,就放心地回家休息了。  第二天,我吃过早饭,准备返回城里时,听说村里失窃了。讲述的人有鼻子有眼地说,村北那户人家睡的也太死了,天快明时贼翻墙进到院里,用手拨开窗销把其准备过年的东西掳了个精光,然后敞开院门悄然离去。我闻听此言在心里痛骂窃贼狡猾和心狠的同时,又抱怨那户人家睡的也太死了。同时又自责巡逻打更的人不该放松警惕给窃贼留下空隙可乘。坐在回城的车上,我想,今年春节在单位值班可大意不得,乡下的教训就是的活教材。       共 158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包皮包茎饮食保健的相关事宜
黑龙江治男科哪家研究院好
云南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