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元·赵孟《水村》

2018-12-02 16:38:49
元·赵孟《水村》 元代文人身受异族统治,地位低下,碌碌无为,故而“寄兴游心”于书画,短短88年,人才辈出,在宋代绘画的基础上,攀上了又一个新的高峰。

宋画大多出自宫庭或贵族,故都以昂贵的真丝织造的“绢”为画本。

绢宜于用湿笔钩、皴、染,线条紧实,水墨淋漓。

而元代的文人失去仕途,经济困顿,不能不改用廉价的纸作画本。

纸比较粗糙,用笔稍干则留下的线条较毛,较松。

尤其是作水墨山水,以蓄墨水较少的干笔在纸上钩、皴、擦、点,留下的痕迹松秀灵动,莽莽苍苍,给观者拓展开一个无穷的想象空间。

相对于绢本宜于表现皇室的庙堂气和贵族的富贵气,则纸本似乎更合适文人以即兴、率真的笔墨抒写其淡泊、洒脱的胸怀,故纸本水墨山水画的钩、皴、擦、点、染的绘画技术在元朝猛进,到黄公望、王蒙、倪瓒崛起而达到了炉火纯青的高度。

赵孟的《水村图》可谓是开此先河者。

他身当宋末元初,以宋室宗亲而入仕元朝,背负骂名,郁郁寡欢,故而更是全身心肠寄情于字画。

他字画俱佳,画则人物画、花鸟画、山水画,水墨、浅绛淡彩、青绿重彩均有成就,成为元初承上启下的画坛。

《水村图》纵24.9厘米,横120.5厘米,纸本,水墨,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以平远结合深远展现江南水乡的风景:近景是1小角坡岸,有数株杂树和芦苇随风摇曳。

远处是连绵起伏的山丘,中间则是浩渺的水色,渔舟出没,沙渚、平岗错落其中,上面点缀了疏林、水村、小桥、渔网、农夫等,边上苇草丰茂,空中飞鸟成行,一派恬淡宁静的生活场景。

以松秀的干笔钩、皴,不再是宋画惯用的“卷云皴”或“斧劈皴”,却采取五代董源开创的更适合表现江南山丘的“披麻皴”,在当时也称得上是“创新”。

图上赵孟自题:“水村图大德6年十一月一日为钱德钧作子昂”。

又于卷后另纸题:“后一月德钧持此图见示,则已装成轴矣。

一时信手涂抹,乃过辱珍重如此,极使人惭愧。

子昂题。

”虽然是赵孟的谦辞,但“信手涂抹”四字,却也道出了文人作画的风格:不似职业画家那样的循规蹈矩、墨守成法,而是偏重于率意、信手,以求得洒脱、天趣。

所谓“不装巧趣,皆得天真”。

而这类“写胸中之逸气”的绘画,似乎正合了元代文人之心意,由赵孟的学生发扬光大,而成为全部画坛的风尚。

这才有了元画的辉煌。

而元末王蒙、方从义等画家更是将“干笔皴擦”发展到“意超象外”的程度,中国的水墨山水画正在向深度发展。

但元代的崩溃使其戛然而止。

张德宁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