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邹雨茉比特币疯狂的背后

2018-11-30 20:36:14

邹雨茉:比特币疯狂的背后

近日,比特币的价格行情如坐过山车般跌宕起伏。从比特币中国上可以看到,截止2013年11月21日9点30分,1比特币成交价为4334元,而就在11月19日,比特币兑换人民币成交价一度达到8000元(再刷历史位),这意味着仅两天,比特币兑换人民币的成交价便下跌45%。

据《证券时报》回顾,进入2013年后,比特币出现了两轮疯涨行情。轮是从年初到4月份,价格从每枚80元人民币附近一路飙升至1523元多,此后很快回落到426元。就在一些人以为其泡沫将就此破灭时,比特币却从7月初又开始飙升,而且升幅更为惊人,截至11月19日,比特币累计上涨约249%,刚刚上线4个月的中国比特币交易平台okcoin当日也宣布“日交易额近几天从3000万元迅速飙升至1亿元”。

从80元到8000元,仅仅11个月,比特币兑换人民币的价格就猛飙100倍,这样疯狂的表现引起了不少媒体和投资客的关注,更让它成为舆论场的又一宠儿:

图1:“比特币”2013年百度指数

从图1可以看出,比特币的热度在今年4月达到个高峰,一度超过6万。而到了11月则凭借疯狂的表现和多方的争议迎来了第二个高峰,热度一路攀升,超过了16万,用户关注度更环比上升超过1100%。

图2:“比特币”新浪微指数

从图2可知,近期“比特币”在新浪微博同样引发了两个讨论高峰。个出现在10月26日前后,在香港注册的比特币交易平台GBL突然关闭,所有站管理高层均已失踪,可能造成数百万人民币的经济损失,大量友已经报警,引起热议。第二个高峰则在11月19日,“比特币”的交易价格疯涨使之当仁不让地成为当天新浪热门话题的TOP1。

究竟疯狂的比特币带来了什么话题和争议?  投资价值VS泡沫危机

人们关心的莫过于比特币的投资价值如何衡量。它的暴涨暴跌到底是代表了其真实的价值,抑或仅仅是泡沫破灭的前兆?

在一定程度上,比特币确实存在郁金香式的泡沫。《南都周刊》引用观点指出,比特币是个典型的庞氏骗局,不是为了成为实用货币,而是被设计来让早期进入者发家致富,“本质和传销一样”。

更有人担忧比特币将削弱中央银行的作用。《南方周末》报道,菲利克斯·三莫在其路透社的博客中认为,比特币显然不是一个有效的储值方式,看看它的财富蒸发的速度有多快。它也不是一个有用的付款机制,看看它的价值波动的速度有多快。马修·奥·布莱恩也在《大西洋月刊》撰文称,比特币是一种“央行无法使之贬值、政府无法对其征税”的货币,是事实上匿名的数字黄金,但缺乏有说服力的基础。业界专家认为,整体来看,比特币的投资者将面临三大风险:实用价值弱、政治和法律风险大、平台安全性差。比特币的结局,很有可能就是在众人一棒接一棒的“击鼓传花”后,价格越来越高直至崩盘。

另一方面,部分投资者也表现出“就算泡沫又如何”的气魄。早在今年4月,国内早关注并投资比特币的财经专栏作家端宏斌就断言,比特币已经疯了,这是一个全世界一起参与的泡沫,未来将涨到让所有人都震惊的地步,“等到崩盘,也会套死一大批人。”对于想参与比特币投资的人,端宏斌的建议也很直接,不要恐惧泡沫,只要确保自己跑得比别人快就行了。据了解,中国目前拥有比特币数量多人是李笑来,他手里的比特币超过一万多枚,价值已经破亿。  安全机制VS政府监管

价值还难以估算,那么比特币是否合法,是否受到相关货币金融法规的监管?据腾讯科技报道,目前世界上只有几个国家承认比特币的合法地位,德国是其中之一。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在某论坛上首谈比特币时表示,从人民银行的角度出发,“近期不可能承认比特币的合法性”。但他同时指出,比特币交易作为一种互联上的买卖行为,普通民众拥有参与的自由。

而从技术层面上来看,比特币的发行机制以P2P络为基础,其运算、流通、交易都具有匿名性来作为不可追踪的保障,它比依赖密码和交易口令的普通络银行更为隐秘。但恰恰是由于比特币的不可追踪,一旦发生盗窃,用户也无法找回被盗的比特币,这就是去中心化的无政府主义程序的代价。

2011年以来,比特币被盗的案件多次发生:

图3:比特币被盗的相关报道统计

分析上述10起案件,七成以上的比特币被劫案,都是黑客入侵所为,这也印证了瑞星“云安全”系统监测结果:仅今年季度,瑞星就截获1503个与比特币相关的病毒样本,用户一旦感染这些病毒,账号中的比特币将直接被盗。其中,3起案件涉及的金额过百万美金,2起过十万美金,2起过万,“挖矿者”和交易平台都蒙受了巨大损失,如何弥补和规避损失,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大难题。但是,也要看到,上述案件的解决并不乐观,仅两起案件上升到了法律层面的赔偿,其余都只是表明态度,没有结果、或者直接推卸。

科技站Business

Insider日前刊登的一篇研究报告显示,“现在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在中国”,那么在人民银行眼中尚不具备合法身份的比特币要如何被规范?国联期货首席分析师王银平表示,比特币本身是络的虚拟货币,它没有任何担保,包括实业的担保和政府监管部门的担保都难以到位。因此,针对比特币的不安全和非法用途,学者专家纷纷呼吁出台政策进行监管。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近日表示,凡是能够创造货币的,如果能够对社会公众产生比较大的影响的,监管当局应该对它进行监管。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教授韩复龄也认为,监管层面应该对络虚拟货币的交易、使用、投资有一种引导性的规定,防止造成货币混乱。

然而,也有媒体分析认为,交易者会用“挤牙膏”的方式小额多次交易来躲监控,这进一步增加了监控的难度。澳大利亚《每日计算》在报道中指出,比特币在人与人之间交换,不涉及第三方,因此更具抵抗力,此外它利用密码来确保交易的完整性,这使外人几乎不可能获得交易背后的身份细节,还有就是,当局可以关闭无数的比特币交易账户,但只要有一个账户留下,比特币就能复活。因此,对在全球流通的比特币进行监控并非易事。  虚拟货币VS传统货币

主张控制货币发行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弥尔顿·弗里德曼曾经提出过一个设想,废除中央银行,用一个自动化系统发行货币,以稳定的速度增大货币供应量,消除通胀。

现在比特币的拥护者普遍认为,这种任何人都可以参与制造的络虚拟货币,其实就是弗里德曼设想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尝试。比特币发明者“中本聪”也在论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中说到发明的初衷:“即通过建立一种全新的数字化货币体系,克服传统金融体系特别是铸币厂发行货币模式下的各种弊端,为人们带来更便捷、效率更高的交易和流通”。

而质疑者却表示,比特币的问题,就出在可控的通胀上。由于比特币的供应量有限,美元日元的供应又在快速的上升中,投机者会将比特币作为一种商品进行炒作,而一旦比特币被当作商品,它就失去了作为虚拟货币的初衷。

随着电子商务的壮大,虚拟货币在互联上的确大有用武之地,虚拟货币的繁荣是一个必然趋势,并且正逐渐取代传统货币的部分功能(尤其是流通、支付功能)。根据金融服务公司Javelin统计,“2011年全球实体现金的使用量进展交易总量的27%,到2017年预计要下降到23%。”

为此,KCIS统计了近年诞生的虚拟货币:

图4:近年诞生的虚拟货币

从图4可以看到,现行的络虚拟货币大致可以分为三类,类是大家熟悉的游戏币。第二类是门户站或者即时通讯工具服务商发行的专用货币,用于购买本站内的服务。第三类互联上的虚拟货币,如比特币(BTC)以及它的衍生、山寨品,主要用于互联金融投资,也可以作为新式货币直接用于生活中使用。

在这场传统货币与虚拟货币的博弈中,财经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院达鸿飞说:“比特币已经重新定义货币,也将颠覆人类对货币的认识。”也有友坦诚:“欧元是一种大场景下的融合,支付是一种微场景下的融合,电子货币与传统货币同样也不会例外。”引发如此多争议的两种货币将走向融合还是会水火不容?现在下定论还为时尚早。

(来源:凯迪数据研究中心)

二手化工设备
水式模温机
星力捕鱼平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