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承德信息港 > 教育

陕西府谷或成鄂尔多斯第二民间借贷崩盘房价

发布时间:2019-12-09 01:12:33

  陕西府谷或成鄂尔多斯第二 民间借贷崩盘房价遭腰斩_中心

  3月20日上午10时许,陕西省府谷县县门前聚集着人,有衣着靓丽的年轻女性,也有白发苍苍的老者,他们的共同目的就是讨债。

  一位债权人告诉《华夏时报》,债务人的名字叫张小莉,她所经营的陕西省宏昌鑫煤化实业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宏昌鑫)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高达21亿元,涉及人数上百。如今不但不还钱,人也一直不露面。债权人只得集体到县办,希望协调解决。

  这只是府谷民间借贷崩盘的一个片段,从2012年开始,府谷的民间借贷链条就开始全面断裂,而其根源在于当地经济支柱 煤炭行业的走低。民间借贷崩盘,也造成了府谷全县的信用危机,并由此带来资金链的普遍收紧。为了化解越来越多的民间借贷纠纷,春节过后,县成立了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打非办)。

  忙讨债

  3月20日17时左右,府谷东江国际酒店西侧写字楼10层,宏昌鑫的办公室里坐满了人,楼道里、电梯间也散布着三三两两的人群,这些全部是上门讨债的债主。一位债权人表示,宏昌鑫的钱都优先还给了那些有背景的债主,而像他们这样的普通百姓,偿还顺序则要排到。

  这位债权人打了个比方:老板手里有肉,都优先喂给狮子、老虎,才轮到狗。但这句话又引起了一名留守工作人员的误会,这些天来,他们已经频繁地被债主称之为 狗腿子 了。闻听此言,这位年纪20岁出头的小伙子大声问道: 你说谁是狗? 然后站起身来,与那位债权人理论。很快,其他债权人也加入到战团。

  宏昌鑫工作人员张先生告诉,在还款方式上,宏昌鑫确实出现了失误。去年,公司还有一部分现金,他曾建议老总分类偿还,10万元以下的付清本息,十几万元的用车做抵押,上百万元的则置换成煤矿股权。但老总优先把钱还给了那些 闹得凶的 ,结果造成今年债主堵门,公司连正常业务都无法开展了。

  张先生说,老总张小莉现在还在府谷,并未 跑路 ,只是不方便露面。而对于债权人声称的宏昌鑫总计21亿元的债务,他表示,肯定没有那么多,但具体数额不能透露。

  春节前,宏昌鑫曾经向债权人承诺,每人先偿还元,分两批给付。1月28日,批约2/3的债权人拿到了这笔还款。但到了3月2日,第二批给付的日期到了,宏昌鑫没能兑现,使得矛盾再次激化,剩余的1/3债权人上门讨债,已经拿到部分还款的债主也重新加入。

  在府谷,曾经参与民间借贷的人随处可见。3月19日,在打非办,一位工作人员苦笑着对说,他来这里既是上班也是报案,因为他也有一笔钱放在外面收不回来。而打车往返打非办,两位司机也主动谈起高利贷的话题,说得头头是道。

  张先生表示,府谷的民间借贷是从距离这里180公里外的鄂尔多斯传过来的。前几年,鄂尔多斯率先兴起民间借贷,府谷的煤老板们听说有利可图,把钱投到那边,尝到甜头后,又将这一方式引入府谷。

  一位律师表示,的时候,府谷民间借贷的利息达到3分5,也就是年利率42%,而同期的银行整存整取一年期存款利率只有3.5%左右,民间借贷的利率已经远超央行规定的4倍限额。

  如此高的利率,难道投资者就不知道其中的风险?宏昌鑫一位债权人告诉,他们也明白,而且正是因此才选择宏昌鑫,因为传说该公司老板 有背景 。

  府谷的投资公司、担保公司曾经随处可见,这些企业基本都是打着其他名义,暗地里从事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放贷的业务。如今,这些公司大多烟消云散,少数未倒闭的,也都没有业务了,因为已经没人敢往里存钱。

  楼市多米诺

  府谷县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民间借贷的崩盘,造成了府谷全城的信用危机。过去一个就能借来十几万元,连收据都不用打。现在即使向亲朋好友借1万元都没人敢借了,人情关系冷漠了。

  另一位公务员也表示,过去,府谷的资金是 活 的,流动着的,家家户户手里都有钱。如今则全面收紧,大部分都躺在银行里睡觉。

  对此,反应敏感的是房地产业。府谷新区 鑫朝苑 楼盘的一位经理告诉,已经有开发商由于资金链紧张,为回笼资金降价促销了,并且力度还很大。

  本报在 新区一号 楼盘走访也了解到,该楼盘价格已从时的12000元/平米,跌至现在的元/平米,跌幅接近一半。

学龄前
黄金
通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