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轻抚历史伤痛坐看两岸故宫携手

2018-12-06 18:18:35

轻抚历史伤痛 坐看两岸故宫携手

台海1月8日讯 台湾传记作家、媒体人王丰今天在海峡导报上发表评论文章说,过去因为采访机缘,有机会亲耳听见几位台北“故宫”长辈诉说文物搬迁的尘封往事,每次听他们讲述故宫国宝搬迁往事,心里总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沉痛,这种沉痛,经常在午夜梦回时分,浮上脑海,久久难以平抚。因为,在人类历史上,恐怕再也找不着第二个相似的悲剧案例,会像1949年故宫文物大迁徙那样令人痛彻心扉。  我们这一代中国人很难用“对”或者“不对”的字眼,去笼统评说那次的文物大迁徙。但是,我们内心深处,却人人都有一把标尺,确定人们“该不该”做那件事情。我经常想象,如果历史重新来过,假设我们活在1949年,而且我们手上就掌握着故宫文物的命运,我们究竟会用什么标准去决定是搬还是不搬这批国宝。  我看过北京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先生,在1949年1月14日写给国府教育部政务次长杭立武的一封信,马先生在信上写道:“立武先生大鉴:……贱恙渐痊,而北平战起,承中央派机来接,而医诫勿乘机,只得遵医嘱,暂不离平。……前得分院来电,谓三批即末批,阅之稍慰,今阅又将有四批,不知是否确实,弟所希望者,三批即末批,以后不再续运……”  在60年后的今天,我们很难想象,有马衡这么一个孤寂而高洁的灵魂,他在夜深人静时,暗自琢磨,暗自神伤,南京当局的命令,是要把故宫文物全部搬到台湾去,南京方面也希望把北京的国府官员,全部用飞机运到台湾去。但是,他毅然下定决心,推说自己有病,去不了南方,更劝说杭立武,运了三批国宝,就别再运了吧!我欣赏马衡这位金石考古学家、书法篆刻家做的决定。因为,他是从国宝文物作出发点思考问题,而不是单从政治立场作判断,他深知文物是受不了漂洋过海舟车搬运的折腾的,那怕千万件文物中的一件,在舟车劳顿过程中损伤、灭失,即使赔上十万个杭立武、十万个马衡的性命,也是万万无法弥补的。  今天我们回看这段故宫文物迁徙历史,我真的很想用“悲剧”这类的字眼,去评说60年前的那幕情景,但是,我又觉得“悲剧”二字仍难以概括这段历史回眸。试问,世界上还有那一个民族,像我们中华民族这样苦难、国家分裂、生灵涂炭,竟连历史文物都跟着遭殃,跟着被人为强行隔绝开来!  殊不知,历史文物,国之重宝,不属于任何人,而属于整个民族!故宫文物属于整个中华民族!两岸骨肉分离60年,如今,人们可以利用直航,彼此团聚,破镜重圆,可是,我们很难想象,大陆的同胞,想看看属于自己民族的历史文物,却还要漂洋过海到台湾来看,这是一个多么乖离诡异而又沉痛难言的文化悲剧啊!  近日,台湾有一则消息报道,两岸故宫将在10月于台北合作展出“雍正大展”。台湾的传媒称之为“两岸文化交流的突破性进展”。但是,就我个人的观点而言,这个“突破性进展”委实有待进一步“突破”。因为,消息指出:“至于连国际都在关切的‘台北故宫文物,有没有可能赴北京故宫展览?’台北故宫高层说,这不是双方合作的‘附带条件’,也非台北故宫所能决定的,目前暂无可能。”换言之,目前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文物“暂无可能”到北京故宫展览。  吾人欣见两岸故宫迈出合作的步,这一步,令人鼓舞与激赏,但是,人们热切期待的,不仅止于一次个别的合作展出,而是两岸故宫更大范围的、双向的、常态性的、有来有往的合作交流,而且“双向”尤其是合作的主要精神,否则,单向交流,怎么称得上“交流”、“合作”?这才足以弥合过去60年我们民族的伤口,才能真正为民族文化做出有力的贡献,才可以弥补过去历史人物犯下的错误!

杜梨苗
捕鱼游戏注册
快乐牛牛代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