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承德信息港 > 生活

网前供电上犹电网永远的痛

发布时间:2019-06-13 15:31:41

“前供电”,上犹电永远的痛?_()中心

在互联上点击“上犹”,“水电之乡”的美誉立刻呈现:上犹县水电资源十分丰富,境内有大小河流610条总长2050公里,水域面积7133公顷,水能蕴藏量19.7万千瓦,目前境内水电装机约16万千瓦,年均发电量约在5亿千瓦时左右,占全市1/3。

建国以来的电源建设以及前些年轰轰烈烈的小水电站建设,使得上犹县水电资源开发程度较高,目前约占水能蕴藏量80%多,然而,上犹县的电源优势还没有转换为供电优势,电建设与电源建设并不同步发展。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电建设显得力不从心,已越来越成为制约上犹县县域经济发展的瓶颈。

上犹县的经济发展离不开电力的适度超前,上犹县的电建设应该保持适度超前。据业内人士分析,要打造上犹县坚强电,至少要投入资金8000多万元。如何从政策上扶持电力企业的发展,彻底解决制约电建设的瓶颈问题,取缔“前供电”就成了政府决策者和供电企业不得不面临和思考的一个问题。

“前供电”由来已久

“前供电”即“自供区用电”,是电厂为消化自发电量,增加电厂效益就近形成的供电区,初的主要目的是提高发电企业经济效益,同时为照顾周边居民的利益,解决发电企业就近输送电力的能力。很多地方在小水电的开发利用上,就近形成了“前供电”营业区。

上世纪90年代初,一些小水电站建成后,由于县级电供电能力和用户电量需求等历史原因,江西赣州市境内的多个电厂至今不同程度地存在“前供电”。

以赣州市上犹县为例,目前全县的水电装机容量约16万千瓦,除省市电统调的电厂外能够被县电调度的小水电装机约1.5万千瓦,年发电量约0.6亿千瓦时,另外南河电厂还有可利用的部分约0.8万千瓦,年供电量 0.36亿千瓦时,县内累计可用电量为0.96亿千瓦时(电价比较低)。由于电厂具有电价的优势,导致高耗能和淘汰限制类产业落户电厂附近,规模不断扩大,负荷总容量已经达到了20280千伏安(1.6万千瓦左右),年消耗电量0.67亿千瓦时。县电可用的水电资源也就0.6万千瓦、年供电量才0.36亿千瓦时。

根据调查统计,2004年上犹县境内年供电量为1.64亿千瓦时,其中县供电公司电供电为0.97亿千瓦时(其中购小水电0.36亿千瓦时),“前供电”达0.67亿千瓦时(不包含目前停产的企业用电0.5亿千瓦时)。存在“前供电”的电厂“前供电”的容量为1.8万千伏安,售电量为0.6亿千瓦时,综合平均电价为0.40元左右/千瓦时(含税价格),现有专变用户29户,居民等非专变用户有800多户。

“同地不同价”引发矛盾

据笔者调查了解,“前供电”的存在对县级供电秩序的影响已经到了“不得不引起高度重视”的地步,由于“前供电”造成“一厂一价”、“同地不同价”现象,加剧了招商引资企业无序竞争、相互攀比,经常出现个别企业对电价不满而上访告状的现象,甚至出现法律纠纷;同时增加了安全隐患,线路纵横交错,严重影响全县电的安全运行,用户用电质量得不到应有的保障。

“前供电”削弱了小水电丰富县的水电资源优势,增加了县电调度的难度。随着“前供电”规模的扩大,水电资源优势绝大部分是被“前供电”所占有,电厂的调峰能力基本丧失,从而导致县级电的调峰能力几近丧失。特别是在枯水季节和负荷高峰期,电厂不但没有调峰功能,而且还需要县电来保其用电,使得县电的调度愈加困难,难免出现被上级电实行限电拉闸的情况,甚至造成县电的崩溃瓦解和大面积停电事故。电力紧缺时,上级电分配的用电负荷指标有限,“前供电”区域的用电很难得到切实的保证。

“前供电”扰乱正常的供电秩序,形成不正当竞争。一是由于电价不等,使得用电企业恶意攀比,经常提出优惠电价的要求,甚至联盟上访。二是没有“前供电”的小水电也进行攀比,还有个别小水电新引进用户进行“前供电”的现象,已严重影响上犹县的供电市场和电力价格的管理、监控。

“前供电”影响了县电规划和电建设。电规划是电建设的灵魂,由于不是一县一、一县一公司,用电负荷统计难于统一口径,电经营企业难于准确预测县域电力电量的发展规模。另外,在电建设时也会遇到一些难题。比如在县电供电与电厂“前供电”交界交叉的区域,由于线路错综复杂,没有线路廊道,增加了建设难度。

取缔“前供电”,可使县内的电力资源在更大范围内得到更好的利用。在当前电力供应紧缺情况下,特别是县级电可供电力容量的备用容量不足,无富余电力容量,有限的电力资源大部分被高耗能企业占用,即使招商引进那些科技含量较高、低能耗、低污染、效益好、高税收的企业,供电企业也难以从电源上保证其用电。

供电企业扭亏艰难

上犹县供电公司公司2004年度亏损519万元,今年1至5月份亏损137万元,累计亏损2841万元。尽管通过自我加压,狠抓内部管理,实行内部模拟市场,尽量降低成本“三费”等方式,基本解决了员工工资发放、按时缴交电站电费等老大难问题,企业效益也出现了明显改观。但对具有合法经营资质主体的上犹县供电公司来说,“前供电”使企业售电量增长缓慢,难于做大经济总量,产生不了规模效应。很明显,对于“前供电”,县级供电企业特别是亏损企业有着更多的感慨。

保持电力的适当超前发展,将对县域经济发展、社会进步、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产生很大的推动作用。毫无疑问,县级供电企业对此将要承当更多的社会。作为经济发展“先行官”的县供电企业需要脱困,需要发展,需要增强自我发展能力。

然而,目前上犹县供电公司经营举步维艰,扩大再生产的压力极大。如果“前供电”还在继续,在35千伏环、县城水南新区、公路改扩建、工业园区和小水电上及变电站增容等方面,新建、改造线路和变电工程的巨额投资将是一个十分巨大的压力。

上犹县供电公司包括三期城贷款2817万元(不包括该县一、二期农改造已经投资的6063万元),仅贷款利息一年就要近200万元,预计该县3年中期电发展规划除三期城投资465万元外,仍需投入3910万元来建设、改造和进一步完善县级电,这些巨额资金从那里来,光靠贷款只能加重供电公司负担(如果不改善县级供电企业的经营状况,对于资产负债率高达124%的县供电公司来说,要继续增加贷款的可能性很小)。

一年前,南河电厂(现名永通赣州水电股份公司)以承诺低电价和免收基本电费等方式,采用不正当竞争手段,挖取本由上犹县供电公司供电的滨江机械厂。(见《上犹县供电有限公司关于要求取缔南河等电厂前供电的请示》上犹电[2004]34号),近梅岭电站也有发展“前供电”的趋势,上犹江电厂也在争夺陡水湖旅游风景区的用电客户,继续扩大和发展其“前供电”。

按照现行法律法规,在没有取得《供电营业许可证》的情况下向用户供电属违规行为。直购电虽然有相关政策为依据,但是缺少必要的法律支持。上犹县供电有限公司是上犹县境内惟一依法取得《供电营业许可证》的企业,正处于两难境地。在电力体制改革的大背景下,应当配合《电力用户向发电企业直接购电试点暂行办法》,但是这显然又违背了现行法规。电力管理部门也同样如此,按照《电力法》的规定,对于越过电经营企业向终用户直接供电的行为应当制止,并给予相应的行政处罚;而在现实中,电力管理部门恰恰是直购电政策的执行者。

“经济要发展,电力要先行。虽然经过一、二期农村电建设与改造,但由于资金主要用于解决农村低压电的建设,全县10千伏线路的改造面不到30%,绝大部分10千伏线路亟待完善。公司的多年亏损导致电建设资金投入严重不足,电安全形势不容乐观,现在的上犹县电,存在‘三不见得’现象,即见不得风,见不得雨,见不得雷,资金投入严重不足是一个主要原因,没有强大的电支撑,上犹县的电力事业谈何发展?”

“由于上犹县历史上长期的低电价运作,到目前为止,上犹县的大工业电价仍为全市,可以说,‘前供电’的存在,更加刺激了客户对低电价的需求和攀比欲望,加剧了上犹县供电公司的亏损,制约上犹供电公司的发展,不利于县里的招商引资工作,同时也制约上犹县县域经济的发展。”

9月13日,上犹县人大对上犹县供电公司进行行风评议调查时,该公司的一位管理人士汇报该公司主要工作情况时在道出供电企业发展与县域经济发展唇齿相依的关系的同时,对依法取缔“前供电”充满着热切的期盼。

“前供电”,难道是上犹电永远的痛?

提高网站排名的好方法
广州白癜风医院
数码科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